色影无忌
      静态页面搜索:         原来网页链接
无忌短信 资讯频道 行色频道 影像频道 玩主频道   器材纵览  数码乐园  摄影基础  摄影经验  器材测试  旅游摄影  专题摄影  摄影资讯  摄影附件

 

向西·面南·望北(春天去欧洲旅行)


   作者:雨卜

 发表时间:2005年5月26


  (请勿以任何方式转贴转载本贴内所有文字及图片,多谢合作)

  八十四天行程表:

  APR 03, 2005,上海——巴黎

  APR 04-05, 2005, 法国巴黎(Paris, France)

  APR 06-16, 2005, 西班牙安达卢西亚(Andalucia, Spain)十天自驾行:Barcelona--Valencia--Jaen--Granada--Antequera--Malaga--Cadiz--Seville--Cordoba--Toledo--Barcelona

  APR 16-19, 2005, 西班牙巴塞罗那(Barcelona, Spain)

  APR 20, 2005, 巴塞罗那——法国尼斯(火车)

  APR 21-22, 2005, 法国尼斯,摩那哥(Nice, France/Monaco)

  APR 23-MAY 01, 2005, 法国阿尔卑斯山麓(French Alps: Grenoble/Annecy/Geneva/Chambery)

  MAY 02, 2005,Grenoble——Brussel(火车)

  MAY 02-04, 2005, 比利时(Brussel/Brugge/Gent/Antwerpen)

  MAY 05-09, 2005, 荷兰(Delft/Amsterdam/Keukenhof/Utrecht/Rotterdam)

  MAY 10, 2005 Amsterdam——Stockholm(飞)

  MAY 10-15, 23-27, 29-JUN 9, 2005,瑞典(Stockholm/Uppsala)

  MAY 16-22, 2005,挪威,七天自驾

  MAY 27-29, 2005,瑞典斯德哥尔摩——芬兰赫尔辛基,两天游轮

  JUN 10, 2005,Stockholm——Aachen(飞+火车)

  JUN 10-16, 2005,德国,奥地利(Aachen/Berlin/Dresden/Munchen/Salzburg, Austria)

  JUN 16-17, 2005,Munchen——St-Malo(火车)

  JUN 17-20, 2005,法国St-Malo沿海地区,三天自驾(St-Malo/St-Michel/Granville/Perros-Guires/St-Malo)

  JUN 20-25, 2005,法国巴黎

  JUN 26, 2005,巴黎——上海

  地点:瑞典,斯德哥尔摩 Lecia M6+Summicron-M 35/2,胶片:RVP50,Nikon Coolpix 4500翻拍

  (120) 地点:在去芬兰赫尔辛基的船上,黄昏昏黄。 EOS 5, 24-85mm,胶片:RVP50,Nikon Coolpix 4500翻拍

  [向西·面南·望北]

  旅行就是旅行,所以从一开始就知道最终必将回到原地,如今再坐回到这张浅绿色的沙发上,我只能感叹时间太快。时间它真的太快,十二周也就是这样一个瞬间。

  坐回这里,似乎该写点什么,好歹也得为这八十四天做个记号吧。那个旅程的起点——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州,十天九个点的狂奔,曾笑着跟同伴说“写这十天我该把题记作《今晚睡哪里?》,暧昧些“。奔忙间每晚倒头便睡,没有日记,安慰自己之后的行程有几天会很慵懒,会烂在这个那个朋友家无所事事,就那时再补吧。开端便是这般的懒散,终于全程没有日记,唯一可寻的是厚厚一叠从各个城市info拿来的,形态各异的地图,还有固执的我保留了整个行程的火车票,它们就是全体的证明吧,它们知道,我曾去过那里。

  ***杂碎***

  途中,我忽然想吃一种北方小食,当时的表述是这样的“我想吃北京的卤煮“,朋友翻了半天白眼“我上哪搞这给你吃,说也白搭“。卤煮并非完整意义上的杂碎,现在要写的倒是一些杂碎,也是一些以后写的游记里没法加进去的杂记,如果以后还能写出游记。

  1、也算“艳遇”

  每次旅行归来,这个话题是朋友们最关心的,这次就老老实实将它放在篇首来讲,省得钓了大家的胃口,到最后什么也没八到,对吧?窃笑。 艳遇两字被加上了引号,这遇也就没什么艳可言了,先把最美好的写出来吧。

  我是个迷路好手,尤其在手中握了方向盘这个物体后。在西班牙及挪威都被心惊胆战的朋友剥夺了驾驶权,法国西岸终于有了自驾机会,而且没人来夺了,车上就我一个,爽!我是说迷路迷得爽!没人帮着看地图看路标,迷路速度始终与车速保持一个正比关系。

  回St-Malo途中的小城,迷得找不着北,油箱指示灯狂闪着不许我再瞎蒙乱闯,周日下午街道鬼城般沉寂,加油站与行人一起躲藏起来了。终于两个帅G进入视线,真的很帅,长袖衫衬衣浅色领带黑色西裤淡金色短发其中一个架着无框眼镜各自手上拿了个黑本本。。。全然是标准的绅士形象只少了落了时的文明棍。没想到上天派遣那么着装得体的帅G来帮我(我差不多以为自己是教徒祷告过了,在之前五分钟里)。赶紧胡乱在人行道上泊了车,打上双跳灯,摔上车门,跑将过去。

  雨:日安(法语),请问能讲英文嘛?(英文,法国一些小镇不是每个人会点英文的)

  答:当然!有什么事嘛?

  雨:我迷路了,XX城在哪个方向?

  答:就在你脚下,这里就是XX城!。。。。。。 (此处省去对白若干)

  两帅G一个来自英国一个来自美国,问他们会不会英文,也太问对人了。两人同在法国学法文,两人同是天主教徒(噢,上帝)。帅G上了我车指点我去加油站,又指示了正确的方向,方离去。 我把这看成艳遇,遇困难时得到帮助,有时我真的相信上天在关注。 ***

  把时间算得太紧太过相信法国火车准点的结果就是,误了尼斯去Grenoble的火车,害朋友要半夜来一小时车程外的另一个城市接我。晚上十点多尼斯去Valence的火车上,我还沉在自责里惦着深夜驱车的朋友,心不在焉地看着书。。。包箱里一个法国青年忽然自背囊里取出酒精炉对着我嘟囔了一句,赶紧取下耳机,才知他要煮咖啡,问我要不要来一杯。没有夜里喝咖啡的习惯,却好奇他怎样在车上开煮,这在中国是不可思议的。婉拒并观看着,他去过道里拖来一个高个男子。

  那高个男子要咖啡,却对我更好奇。“日本?““中国!““噢,很少看到中国女子独自旅行“,笑。。。于是他谈起了瑜珈、谈起了能量,甚至说了一两句中文。看着他二十升的小包,很难相信他也在旅行,而他说他包里全是书,其中有瑜珈的书有气功的书。。。他说他曾经搞音乐他说他喜欢打鼓他说他现在不再在街头卖艺因为他厌倦了那样的生活他说他来自荷兰那个我将要去的国家。。。他说了许多最后他说他没钱了他说他在前一夜的火车上喝多了被拿走了身上所有的钱他说他将必须在下一站下车因车长扣了他的护照他没票坐的车他说他将继续旅行但他不知该怎样继续。。。我说没钱他可以打鼓也许在某个酒吧或是某个街头。。。

  煮咖啡的青年大大方方的摆弄着他的炉具,车长也站在门口看了一会,从车长的脸色及语气,没听出有任何责备的意思。水开了,两杯速溶咖啡传递在两双不同肤色的手间。

  煮咖啡的青年说别理车长就坐到里昂跟他一起下车晚上可以跟他一起睡帐篷。。。高个男子说他不想再在街头卖艺因为他痛恨那样说他必须在Valence下车因为护照被扣在车长那。。。火车进站,Valence,我背上我的行囊,跟他们说再见,高个男子说让我等等他他去取一下护照一起走,我说站上有朋友等,再见祝好运。。。

  旅行,有时就真的会是流浪,只是我做不到,包括去信一个才见面的人,所以我不会有艳遇,盔甲太厚。 ***

  这第三段“艳遇“就不那么轻松愉快了。

  没想到六月底的巴黎如此火热,刚从冷气充沛的TGV车厢里跨上站台,就被火热的气温包围了。下午六点半,离天黑尚有三个多小时,我以为我有足够的时间找住处。存了大包只带上当夜的必须品还有离不了身的相机们,自信地开始寻找当晚及以后五晚的住处。两小时后我有点清醒,巴黎满了,至少是我能承受的低价旅店全满了,巴黎真的很火。

  幸好我还有两个后备,先拨了第一个后备电话,那是我四月初曾住过两晚的两星旅店,价格略超我的心里价位,想要住六晚,价格该有商量吧。电话中果然有好消息,听出我是那个曾经住过的中国女子,听说我想在那里再住六晚,电话那端说今晚满了,但有双人房可以给我住按单人的价次日再换单人间。于是兴冲冲地过去了。

  店老板是个四十左右的意大利籍男子,到达时他正忙着应付其他客人,看他生意如此红火我有些着急,空隙中问他讨了杯水喝继续耐心等他应付其他客人等他解决我的问题。冷水喝了两杯终于人都走了,终于该我了!他似乎并不在意我急切想拿到房间钥匙赶紧洗掉一身臭汗,他似乎只想跟我聊聊家常,他似乎并无空着的房间当晚包括他电话里提及的双人房,他说他在附近有个apartment空着但房价是150欧,他说他可以按单人间的房价给我因我要住那么多天而且次日便可以换到这旅店的单人间。。。

  太阳下去了,天际尚有余光。他反复重复着那些话却并不把那个所谓apartment钥匙给我,我有些不耐烦了,问他倒底是怎样的安排,有房我住没房我得继续找。他终于说出了他的本意,告诉他我来自中国,谢了他两杯水,转身离去,从此把这个左岸有可爱街景的旅店从记忆里抹去。

  后来巴黎东四区有了个舒适的房间,无忌网友开的旅店,每天早餐有清粥小菜,夫复何求!

  2、教育问题

  “放牛班“这个词是朋友短信传来的,我没有很明白其中的意义,便将那些教堂、博物馆,甚或就在大街上拿着打印纸,被老师带领着或只是自己在完成功课的孩子们,定义为放牛班。总是看到那些天真的眼睛,专注于教堂的某尊神象某湿壁画某架管风琴,或是博物馆的某件珍稀收藏品某幅大师名作,时而往纸上填些字,也有兴奋得忘乎所以忽然大了声的,即刻在老师的“嘘“声中低了声,晃了高举的铅笔老实等老师跟他探讨他的问题或发现。

  有谁能断定,这样的放牧式教育,不可能孕育出建筑师、画家、或是某些行业的专材呢?而这栩栩的一幕幕总是让我想起我儿时的课堂,永远的六方体只有一面墙上有窗也不是上课四十五分钟间该注视的地方,那些被填鸭般塞来的课本曾是如此苍白空洞,而今回想起常常难寻那些知识的痕迹。

  后来在瑞典Stockholm正好遇上高中生毕业,各色车辆间忽然夹杂了一些扮装了树枝汽球的车,或普通卡车拖车或敞棚车或越野吉普车,绿枝彩球间是身着白色礼服白色海军帽的高中毕业生,浓妆盖不住的稚气欢笑,轻舞着手中白衫彩带,高亢的喇叭声和着激烈音乐,伴着他们狂热舞姿,手中的酒瓶向全世界宣告:从这一天开始,他们成人他们能合法买酒喝酒了。开车的常常便是他们的父母亲友,脸上的微笑写着:吾家有子(女)初长成。想起此时国内同龄人正是通宵达旦伏案备考,背后还有他们焦灼的父母望子成龙的目光。。。我想羡慕正写在我的脸上。

  地点:西班牙,Toledo。 EOS 5, 24-85mm,胶片:RVP50,Nikon Coolpix 4500翻拍

  3、欧洲火车通票

  火车通票这个事件在三年前的那次入欧时就有耳闻,四处打听也没搞明白游戏规则,于是只能全程散买车票,欧元飞散很快,不能不心痛。这次出游还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好在扔狗狗(google)狗到一丝线索,于是这长达12周跨10个国家的旅程里,终于有那么五天最贵的行程可以美美地用一下火车通票了。

  出行前并没有定下很具体的行程,只有几段行程是确定或基本确定的。买通票时做了个咨询,结果是买了西班牙、法国、荷比卢(算一国)、德国四国两月任用五天通票。因我超出二十五岁,又离六十岁尚有一段距离,而且一个人搭乘,什么优惠也没砸在我头上,旁无选择,一等舱,票价414USD(可以用人民币按当天汇率结算),也就是说每次使用在超过80USD的行程上就相对合算了。具体使用状况如下:

  4月20起用(起用日期直接关系到结束日期,废话。我的行程有三个月,最后一程是超长的夜火车,当然指望将这程包含在内)从西班牙巴塞罗那(Barcelona)到法国尼斯(Nice)。五月初第二程从法国格诺柏尔(Grenoble)经比利时布鲁塞尔(Bruxelles)到布鲁日(Brugge)。六月初第三程从德国阿琛(Aachen)经停科陇(Koln)到柏林(Berlin)。第四程从德国德睿斯敦(Dresden)经徕比锡(Leipaig)到慕尼黑(Munchen)。第五程在6月16号,夜车从慕尼黑(Munchen)经巴黎(Pairs)到法国西北沿海地区St-Malo。其余的行程除搭了三程的廉价飞机外,都不是很长的行程,全是散程买车票了。

  火车通票的基本使用规则是,在有限期内的一天中可以无限次搭乘火车或某些相关运输系统(如渡轮),只是需在登车前(其实是在查票员查到你之前)将使用日的日期填在通票上,如果是夜火车需在19点后开始使用,并填上次日到达的日期。搭TGV(法国), THALYS(大力士), ICE(德国)等高速火车需在上车前定位,定位费在3欧元至十几欧不等。如果使用的是一等车票,大力士等会提供免费餐点。

  火车通票网址:http://www.raileurope.cn/

  购票地址:

  北京,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9号华普国际大厦601B(100020) E-mail:service@raileurope.cn Tel:(010)5166 1666

  上海,上海市金陵西路28号金陵大厦1008室(200021) E-mail:eurail@cas.china.com Tel:(021)3308 0789, (021)6385 3777

  广州,广州市华乐路53号华乐大厦南塔15楼(510060) E-mail:eurail@gzair.com Tel:(020)2226 6211, (020)2226 6201

  相关查询火车时刻及换乘网址:

  欧洲:http://www.b-rail.be/int/E/

  法国:http://www.sncf.fr/indexe.htm

  德国:www.db.de 地点:西班牙,Toledo。 EOS 5, 24-85mm,胶片:RVP50,Nikon Coolpix 4500翻拍

  地点:西班牙,去Toledo的路上。 EOS 5, 24-85mm,胶片:RVP50,Nikon Coolpix 4500翻拍

  ***散落的游记***

  1、头等车厢

  上节说到我有了一张欧洲火车通票(以下简称通票),头等。这个等级意味着票价约比二等高出三分之一以上,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坐位相对宽敞,人也少一些,安静。缺点就是,注定遇见的大多是与我一样通票使用者,或是上了年岁的老人家,又或是上车便猛敲键盘的商务旅行者。这样的同行者,有时让人感觉闷。

  从巴塞罗那(Barcelona)上的车,头等车的座位次序有点奇怪,正寻找间,进来一英国老人,也是个独自旅行者。后来又上来一对加拿大中年夫妇,沉默的很,女的上车就睡倒了,男的也不怎开口。六七十个座位的车厢,就空荡荡坐了我们四人,好聊天的英国老人立刻就捉定了我,有个用母语的家伙能忍受我毫无章法可寻的破英文,我自然也高兴,直到我拿出导游书开始做尼斯(Nice)功课,方将这鸡同鸭讲式的聊天暂时终止。

  法国境内Montpellier转车后,不再与英国老人同车厢。六人的包间里,坐了两位年长的女士,还有一位青年。我坐倒便开始大吃街上买三明治,招来数个鄙视的眼神,是啊,哪有穿着拖沓又狂啃三明治的头等乘客,换了是我也鄙视自己。懒得理了,谁让我本该用来吃饭的一小时还去Montpellier这个小城胡乱转悠,饿字当头,斯文只能放两旁了。

  余下的时间补写日记看书听音乐,倒是扮回了许些“淑女“样。车到尼斯已是下午七点多。从早上八点起算整整坐了一天的的车。下车首要目标是 Information,拿张地图问个旅店先嘛。Info关门了,倒是在关着的门前捡着上午同车厢的英国老人,他该是要在当天转车去意大利的。道了声再见开始去找住处,却见英国老人也跟着我出了车站。说是决定在尼斯留一晚,因为遇见了我这个中国人,要同找住处。

  我我我。。。立马说我只住廉价旅店,想来年纪大的有点钱应该会去住环境优越的酒店吧,无奈老人说他也爱省钱。于是只有声明我住单间的,不愿与人分房间,随身带着相机也不方便住宿舍式的大房间。头一家旅店只有双人叠铺式的六人房,退将出来,老人却说他有住这类型的旅店的经历,他不介意,笑过了之。第二家旅店很近火车站,将老人留在门外独自去问价,30欧单间还带独立洗澡间,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尼斯。

  英国老人也得到了他的房间,抱怨他的房间小于我的,窗子不是落地式的,懒得理他。又问我接下的安排,听我说要在房里等朋友打来电话,立马说可以用他的信用卡打,我晕,婉言拒绝。他又嘟囔他只想有用一些,忽然反省我是不是有点过份,只得安慰说能独立旅行就是很有用。。。云云。关门前只对他说暂时没安排。等到朋友的电话,再出得门来,天已将黑,敲老人的门,没有应答,摔手去看海。

  我在尼斯住了两天,此后再也没见到老人,不知他现在何处了,旅行可顺利。之后众多的火车旅程中极少与人搭话,虽我本非多话之人,然长长的旅途无人闲聊,难免寂寞。

  2、起点,巴黎

  降落,晨六时许,天色将明却暗,算算家那边已是中午时分,巴黎还在沉睡。

  戴高乐机场不是记忆中的模样,或许是这次的登陆口并非上次那个。也没再因飞机来自中国,而被堵在机口查护照,入关手续似乎也简洁了许些。等李行的间隙,将胶卷自防X光的袋子里释放出来,装进相机,左右瞄着等行李的人们,开始进入旅客角色。照例是不会用完全法文提示音的公用电话。拦了个法国MM帮忙,打去旅店,那端只有语音留言系统应答,太早了,还没有哪个廉价旅店的前台,已有接应生端坐,巴黎还未醒来。

  晨七时,天方亮起。云,厚重的兰灰色,鱼鳞般罗列至天际,缝隙间透着许些阳光的消息,云块于是有了金线勾勒。

  RER B线停靠了几个城郊小站,人影稀疏的车厢渐渐被填满。昏暗中摇晃着赶早上班的人们,有倚了车窗打盹,有捧着本书细读,或黑或白的耳里塞了或白或黑的耳机,典型都市的表情,麻木着习以为常。置身于各色人种里,脑力游离在眼前这个大城市和刚离开的那个,大包委顿在脚边狭窄过道上,假期就这样开始了。整整八十多天横亘在眼前,顿时有了暴发的感觉,只是手里攥着的并非是花不完的钱。

  上午九点,巴黎第四区。水自街石间的小孔涌出,顺了地势奔流,冲洗着街面。清冷的街上行人稀少,只有几个清扫工在忙碌。左岸就在左侧,隔了塞那河相望,记忆自三年那个层面一一浮现,熟悉一如昨天。忍不住轻喊:巴黎,又见面了。

  Ile De La Cite 的最西端有个廉价旅店,《Lonely Planet》提示说要提前预定的,只在机场打了那个失败的电话,还是打算去试试运气,渴望有个面着塞那河的房间。没有意外,满了,好歹可以存下大包轻身去找住处。左岸,上次较少踏足的地方作首选。面街三楼房间(相当于国内的四层),大大的两扇落地窗,窗下是五条马路的交汇口,有点闹,却也能算是看得见风景的房间。房价超预算,想想只住两晚,也许能在吃上省下点钱来填补,自欺罢了。

  四月初的巴黎,春天初初到来。枝条迎风摆着,树叶还只是皱着脸的小婴儿,绿得鲜嫩鲜嫩的。垂丝海棠叶尚未兴,枝桠间挂起串串花蕾,白色顶端点了淡淡的桃红,小灯笼似的,只是未见樱花树飘起花瓣雨。云越堆越厚,惨淡的阳光隐没了,天色比早晨更阴沉,终于下起雨来。T恤加薄抓绒衣加外套,风中依旧有些冷,瑟瑟似树梢嫩叶,赶紧撇下春色躲进圣母院。

  记忆里的圣母院是游人如织,还有管风琴声艰涩。此时的圣母院是安静的,拾回教堂平和的本质。圣坛前燃着点点烛光,映了保罗二世慈祥笑容,这笑容从此只留在照片上。脚步放轻再放轻,最顽皮的孩童也被父母的“嘘“制止了淘气。单曲腿于胸前划个十字,虔诚的教徒总是以这样的姿态开始,找个习惯的位坐下,复又跪于座位前端,紧合了双手低声祷告,再单曲腿于胸前划十字,才算结束整个仪式。

  后来脚步零碎,除了确认6日清晨机场班车的发车点,只是选了些曾经游荡过的地点重游。似是老友却又陌生,巴黎依旧。

  3、奔向西班牙

  Ryanair的好处是从巴黎到巴塞罗那票价才1欧元,加上机场税等杂项是35欧,再算上机场大巴费用总计大约在60欧左右,其价格相对火车还是便宜许多。Ryanair的坏处是机场距巴黎一小时车程,上午九点半的机,天不亮就得出门,有误机经历的我更是不敢怠慢。早晨五点半的巴黎还沉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地铁1线将在十分钟后开始运营,此时闸口还关闭着。前一天曾全程测过从旅店到机场大巴站所需时间,要在六点零五分准时到达的前题是:地铁准点;我不会在出地铁后走错方向;并在五分钟内完地下地上的狂奔。

  正在犹豫要不要改搭已开始运行的公交车,迎面来了个闲人,从他的衣着大致能判定他是个流浪汉,也开始在地铁口徘徊。路上很少有车经过,更别提行人,昏暗的路灯下只有我和他。我有些紧张,下意识地抱紧相机包。他只是问了我时间,然后说闸口开晚了,倒是很清晰的英文,只好故作镇定与他聊天气。后来他开始在地面上不知寻找什么,趁他离我稍远,赶忙往下一个站走去,非常的小人了一把。

  地铁准时将我送到站,其实想迷路也不太可能,往同一方向赶大巴的人很多,跟着那些拉着拖杆箱或是跟我一样背包装备的准没错。清一色的小跑,地下通道拐弯抹角,倒是有点象几年前迷恋过的CS网络游戏,跟着同伙一路狂奔,只是手里甩的不是匕首手枪,也没有警匪之分罢了。几辆机场大巴分配不同方向的旅客,黑暗中,出发了。

  晕晕沉沉里天边渐渐有了一线的亮光,由酱紫而淡兰而粉红,终于能看清窗外了。车早已离开市区,正飞奔在小有起伏的丘陵中。新绿的田野间有些小树林子散落,晨雾在山丘间捉迷藏,时而淡作轻纱,贴了麦田薄薄浮起,时而浓牛奶,将整个山谷吞没。车速依了能见度时快时慢,平稳得催人入梦。眯了眼迷恋着窗外,视线跨越了靠窗坐的帅G,帅G的侧影被晨光勾勒得分外鲜明。

  大巴到达机场时,阳光刚跃上地平线,鲜亮中一切被拖出长长的倩影。

  机场楼是个简单建筑,候机室更只是个白色帆布大帐篷,面积约与两个大教室相当,免税店咖啡馆等设施却一个也不少。将电子机票换领到的登机牌,只是个小硬纸卡,外面封了个塑料膜,循环使用的,也没有印坐位号,想要靠窗的位可以自己抢。跑道就在候机室前,飞机的上下客就在跑道的顶端完成,包括装卸行李的整个过程不过十多分钟,此场景有点象尼泊尔搭过的小飞机,幸好飞机是正常的波音麦道一类的尺寸。

  准点起飞,准时降落,巴塞罗那的机场上,同伴已在等待。领了行李,拿好预先定好租车,十天的西班牙安达卢西亚之旅开始了。(待续)

  地点:比利时,布卢日。两只猫。 EOS 5, 24-85mm,胶片:RVP50,Nikon Coolpix 4500翻拍

  瑞典,斯德哥尔摩 Nikon Coolpix 4500

  更多内容随时更新,请点击:http://forum.xitek.com/showthread.php?threadid=289134

本文章共1页 第1页   

 相关文章

打印本页       编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管理团队  ©版权所有:色影无忌  桂ICP备11002528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桂B2-20040025